滚动新闻:
首页 >> 知识产权

少女12岁时遭男子性侵生下两女儿后逃跑报

来源: 时间:2018-08-19 18:57:10

少女12岁时遭男子性侵 生下两女儿后逃跑报案

小杨相继在2006年 2008年两年时间生了两个女儿

妙龄少女被拐深山,生下两女含苦数年。

2011年5月4日下午15∶00左右受害人杨某到我们刑警大队报案,自称2004年还是2005年的时候被我们铅山县太源乡西坑村的一个村民把她强奸了。报案的女孩叫小杨看起来刚刚成年,如果她说的是事实2005年就被人强奸了,那么那个时候她也只有十二三岁属于幼女,听到这样的情况警方感到案件非同一般。犯罪嫌疑人陈某他以诱骗式的方式把她(受害人)带到铅山县太源西坑村一个乡下偏远的他自己的家里,带回去之后就一直强行留下把她滞留在家中长达六七年时间,相继在2006年 2008年两年时间生了两个女儿。

警方首先查找嫌疑人陈某户籍信息上显示嫌疑人陈后益1966年生人,是江西省铅山县西坑村的村民,他有两个女儿分别是2006年和2008年出生的,但是户籍上没有妻子的信息。就通过各方面的了解摸排当地派出所的大力协作就确定了犯罪嫌疑人仍在家里面。今年5月5日嫌疑人陈后益在家中被警方抓获,而当年小杨被侵害时确切年龄只有12岁。

小杨告诉我们她的亲生父母都已经去世了自己是个孤儿,小小年纪就被养父母一家收养,经常挨打受骂。2005年的一天也就是在她12岁的时候她和养母大吵了一架从家里跑了出来噩梦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家庭的不幸改变了小杨的一生

小杨的同学叫青青当时小杨离开家后就是这个青青带着她四处游玩一直没有回过家。小杨称一直吃住在青青家,这个期间她的养父母一直也都没有找过她,离开家的日子小杨和青青大多在铁路附近玩,那个时候上饶火车站正在维修施工一来二去她们认识了在铁路上打零工的陈后益。

小杨说其实刚和那些成年男人接触她还是有点害怕的,他们看起来黑黑粗粗的,还经常开一些低俗的玩笑,可是想到回家就会挨养母的打不如现在这样自由自在,回家的心也就渐渐淡了,直到有一天那个叫陈后益的男人靠近了她并且在铁道旁边的工棚里侵犯了她。小杨告诉我们说由于当时她太小了不知道陈后益对她做了什么,只是隐约感觉身体有些异样。她甚至没跟小姐妹青青说起过没过多久陈后益提出要带她回老家。

据陈后益回忆 2005年5月他带着小杨回到了自己的老家。就这样陈后益带着小杨在老家开始像夫妻一般生活在一起了,陈后益在家砍毛竹种地而这个时候从小在城里长大的小杨内心开始挣扎了。小杨说这么多年她也想过要逃可一是自己当时太小身上也没有钱,二是也不认识回家的路,最重要的是在那里她失去了自由。2006年小杨在乡里的卫生院生下了一名女婴,两年后她的第二个女儿也降生了。陈后益却告诉他和小杨之间的一切都是小杨自愿的,自己和家人也没有限制过小杨的人身自由。

村民们说小杨走了之后陈后益就自己带着两个孩子靠干农活过日子,直到被警方抓捕。有一个问题陈后益村子里的人都不明白,既然小杨当年失去了人身自由与陈后益生活多年是被迫的那么为什么她在离开陈后益一年之后才到公安局去报警呢?小杨说从山里出来之后,她一直在外面打工最后是思念女儿心切才到公安局报的警,今年5月5日警方抓获了陈后益同时也把两个女儿带下了山交给了小杨。

嘉宾观点:与未成年发生性关系无论对方同意否都是强奸

主持人:今天我们请到演播室的嘉宾是中国政法大学曲新久教授,曲教授您好,警方认定这个陈后益涉嫌的是强奸幼女罪,但是陈后益本人包括他的村民都说这两人在一起完全是自愿的甚至包括陈后益在这个女孩12岁的时候跟她第一次发生关系的时候这个女孩也是自愿的。不管是不是自愿如果说这种说法成立的话会对陈后益的强奸幼女罪,定罪量刑会有什么影响吗?

嘉宾:那应该讲我们说强奸罪它是要求违背妇女意志,就是妇女的不同意当然在妇女当中有一部分人是幼女,也就是未满14周岁的女孩,对她们来讲法律并不要求说必须是强力。然后违背妇女意志不管女孩同意不同意,法律对她予以特别保护所以说只要是知道她是幼女

或者应当确定她应该知道,那么在这里来讲你与幼女发生性行为的就属于犯罪。也就是说妇女这个小孩同不同意是不影响嫌疑人犯罪的成立的,就只要没满14岁发生了性关系不管对方是否同意,这个强奸的行为在法律上性质都不会改变。

主持人:从《刑法》当中我们可以看出法律对于14岁以下这样一个特殊年龄段的女孩是实施严格保护的,所以陈后益难逃法律的制裁就在人们开始关注这个案件的同时另外一件让人们担心的事情又把人们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就在小杨报警陈后益被捕的一周之后铅山县公安局陈坊派出所又发生了这样的一幕,有人带着小杨的两个孩子来了。所长说的这两个孩子正是前段时间他们解救出来的小杨的孩子。送孩子的人是嫌疑人陈后益的姑姑也就是两个女孩儿的姑奶奶,她告诉说在陈后益被抓走一个星期后小杨带着两个孩子来找她。当初小杨曾经向警方承诺要好好照顾两个孩子,可如今她为什么又要丢下两个孩子自己离开呢?小杨说虽然从山里出来打工的日子很自由,但是外面的生活的确很无奈她打工的收入只能勉强养活自己无力再抚养两个孩子,不过她还是承诺今后有条件的时候她会把女儿接走的。

陈后益的两个女儿大的6岁小的3岁,目前主要是陈后益的弟媳来照看,现在正是农忙的季节可是这两个孩子占去了陈后益弟媳的全部精力。陈后益的弟弟说他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孩子的父亲涉嫌强奸幼女罪被逮捕等待法院的判决,母亲小杨没有能力抚养两个孩子他不知道这个难题何时能够得到解决。在采访结束之前试图寻找小杨的养父母希望给小杨的孩子再去找一个安稳的家。

主持人:其实在这个案子当中我们看到的事情都指向一个问题那就是对未成年人的保护,所以对于这两个孩子来讲未来的命运会怎么样?

嘉宾:这两个孩子来讲这是我们在这个事情当中是最需要特别关注的,当然这个女孩刚刚成年的妈妈也是需要特别关注的。但是如果真的这个女孩没有办法去承担这个抚养的法律是可以允许父母把这个孩子进行送养的,就是由别人有能力符合我们国家《收养法》的这种规定的人来去抚养她这样才能够保证这样的小女孩的健康成长,那么另外一个可以说政府的主导之下我们社会福利机构儿童的福利由儿童福利机构作为监护人来对她进行抚养,我们很多地方比如设立像孤儿院这样的一些社会福利机构社会组织这样来保证未成年人的成长,当然一般来讲对于未成年人最好的环境还是在一个家庭当中。

主持人:一般来讲儿童孤儿院它也是一个中间站比较好的出路,就是帮这个儿童找到一个抚养人让她生活在一个家庭的环境当中那么这样她才能够更健康地成长实际上这两个孩子未来的命运也是在拷问着我们的社会和法律,我们不希望这两个孩子的成长经历再品尝她的母亲曾经品尝过的青春的苦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