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工程建筑

农妇在环境执法中猝死官方否认工作人员打人

来源: 时间:2019-02-07 01:00:38

农妇在环境执法中猝死 官方否认工作人员打人

家人拿出了胡某的照片。

胡某就死在自己家门口的草堆旁。 裴睿 (微博) 摄

目击者称农妇倒地前被一群人围着,泗洪宣传部门称不存在工作人员打人

11月初,宿迁市泗洪县发生了环境治理执法过程中农妇莫名死亡事件。就在11月1日下午,泗洪县青阳镇重岗社区组织了三十余名工作人员来到小胡庄治理山芋粉作坊污染现象,不料却与当地村民发生纠纷,村妇胡某在和工作人员的冲突中突然死亡。事件发生后,本报对此事展开了追踪调查。

事件回放

农妇猝死,围着的人一哄而散

泗洪县青阳镇重岗社区位于泗洪县城西北郊,是远近闻名的“山芋之乡”。尽管政府明令禁止村民私自加工山芋,但是在利益面前,不少村民仍然私下里进行加工。因此每年山芋收获的季节,政府部门都会派人到村里去检查农民私自加工山芋。

据村民们回忆,11月1日下午2点钟左右,村口突然开来五六辆车,从车上下来了几十号人,有村民认识带队的是社区的陈副书记。这些人来到小胡庄之后,发现村民胡居永、胡昌军两家正在门口的山芋地里准备加工山芋粉。于是一行人便上前收缴设备,却不料就此引发了与村民的冲突。

“一开始,社区干部先是带人和村东头的几位村民争吵起来,当时我弟媳妇正在家门口收拾水泵,他们发现了之后就上来抢。我弟媳妇不让,一伙人就冲上来,把她围在中间!等我赶到之后,就发现人死了!”村民胡昌军的哥哥告诉。

目睹这起冲突的村民并不在少数,胡昌军的几位邻居在接受采访时都表示,当时发生冲突的人很多,几十个人围着胡昌军夫妇俩,后来胡昌军老婆倒在地上之后,人群才一哄而散,分坐几辆车离开现场。村民们觉得不对,赶紧冲出村,拦下了最后一辆车不让他们离开。胡昌军的哥哥表示,弟媳肯定是被人给打死的。虽然事发后,弟媳被送往最近的医院抢救,但还是没能挽回生命。

追访

当地村民告诉,直接出售山芋,售价每斤只有4毛钱左右,而将山芋加工制粉销售,价格就会翻番。“做成粉之后,可以再继续加工成粉丝,价格至少在3块多钱。”当地一位姓胡的村民告诉了山芋制粉的可观价值。

为了增加经济效益,在小胡庄基本上家家户户都有一套山芋制粉的器械。然而,长年加工山芋粉会产生又黑、又臭的废水和废渣,直接影响到了村民的身体健康和周边生态环境。鉴于此,当地政府在每年制作山芋粉的时候都会派出工作人员到村民家中进行制止,然而,政府年年管,村民们却依然年年制粉。

家属不同意尸检无法立案

事发后,当地警方也赶到了现场进行处理,但是胡昌军的哥哥告诉,警方并未对此事进行立案。“11月1日打我弟媳妇的那些人还上班,就跟没事人一样。”

在泗洪县委宣传部的配合下,当地公安机关给发来了一份关于胡某非正常死亡的情况调查。

在这份报告中,警方表示在当天下午2时许,泗洪县青阳镇重岗社区陈殿军副书记带领社区三十名工作人员分坐六辆汽车到重岗社区余庄居委会胡东组(小胡庄)治理村民私自加工山芋粉污染环境现象。

14时30分许,上述人员到重岗社区余庄居委会小胡庄工作,发现胡东组胡居永、胡昌军两家在门前准备加工山芋粉,设备和水池均已搭建完成,社区工作人员上前收缴水泵、皮带等加工设备。胡昌军的妻子胡某上前阻拦,双方互相争夺水泵并发生争执,在此过程中,胡某突然倒地,小便失禁,并出现休克症状。后被工作人员及其家人送往医院抢救,在泗洪县分金亭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

通过法医的初验,发现胡某尸表并无明显外伤,死因不明,需要对其尸体进行尸检后才能查明死因,由此公安机关才能根据死因决定是否立案。然而,由于死者家属不同意尸体解剖,导致公安机关对该事件的死者无法查明其死因,无法立案,也就更谈不上如何追究行为人的刑事。

宣传部门表示不存在执法打人

就此事向有关法律界人士进行了咨询。有律师认为,这起事件中,警方只有通过法医鉴定,才能确认死者真正的死亡原因。如果鉴定确认其系外力作用导致的死亡,公安机关应根据报案人及现场目击证人的证言,立案调查。但是现在家属拒绝尸检,因此警方不立案也无不妥之处。

采访中,泗洪宣传部门负责人向表示,根本不存在社区工作人员打人的情况,一切以警方的调查为依据。然而,还了解到,就在发生了小胡庄事件之后,同一行人员在离开小胡庄之后又来到另外一处进行检查,也与村民发生了冲突。当地村民坦言,对于社区干部的检查治理污染的方式,他们认为太粗暴。

事件发生到现在已经一个多月,昨晚与胡昌军的代理律师联系时获悉,有关部门与胡家在赔偿一事上还没有达成一致,仍在协商之中。

多说1句

简单关停无法解决农业污染问题

一谈到环境污染,人们的第一反应通常是化工厂、工业污水。然而,近日公布的《第一次全国污染源普查公报》结果出人意料:农业污染是水环境破坏的主要祸首,其化学需氧量的排放量占四成以上,明显多于工业源。江苏省污染源普查办有关人士透露,江苏主要水污染物约有45%来自农业污染源,防控农业污染已迫在眉睫。

看到了如此严峻的形势,就不难理解环保部门为何如此大力整治农村的污染小作坊。但随之而来出现了新问题,泗洪事件就是最突出的例子,农民们为了获得更多的农产品收益,自发的用家庭式作坊制作山芋粉,制作过程中产生污染,环保部门上门执法,双方起了冲突。于农民而言,在没有更好的致富途径可供选择时,简单打断他们的自发经营,是断其活路,抗争在所难免;于环保部门而言,眼看着污水横流、废渣遍地而不去整治,是行政不作为,因此必须执行。在关与不关这个问题上,双方常常争锋相对,极易引发矛盾。

农业污染要不要治,要!但不能单单依靠关、停这样的手段,农业污染的整治必须依靠有一个系统化的解决思路。在取缔家庭作坊的同时,也要给农民们指明一条新的致富之路,就拿泗洪这件事来说,在关停家庭作坊的同时,我们能不能引导农民们将手中的山芋提供给当地大型的加工企业,同时通过相关政策保证农民们的收入不低于开小作坊的获利,这样操作,方能治标治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