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合同纠纷

15岁初三女学生会网友被对方非法拘禁强奸

来源: 时间:2019-02-07 01:02:24

15岁初三女学生会友被对方非法拘禁强奸

转播到腾讯微博

说起被拐骗的经历,小兰眼中满含泪花 本组图片由本报 赵雄韬 摄

转播到腾讯微博

犯罪嫌疑人高××

四个月时间,临潼区15岁的小兰(化名)被男友骗至陕北充当婆姨,她已记不清多少次遭受凌辱了。住窑洞、吃白菜、被嫌疑人带着四处打工。日前,小兰趁机拿着嫌疑人工友的,给父亲发了求救短信,最终获救。

“这段屈辱的经历已经改变我的人生,我劝我的朋友和同龄人,都好好待在父母身边,不要轻易出门见友……”

受害者小兰

去年11月20日

女儿失踪

说到同学家做作业,一直未归

昨日上午,据西安市公安局临潼分局办案民警介绍,去年12月14日下午,临潼区一村民报警称,其二女儿小兰于11月20日离家后一直未归,也未到学校上学,很可能被拐。

据报案者伍柳(化名)称,他的二女儿小兰,系临潼当地一初中三年级学生,11月20日当天,小兰对母亲称,到同学家做作业,之后就不见了。直到11月22日,学校老师打来,称小兰并未去学校,家长这才慌了神,寻找了20余天未果,这才报案求助。

事发后十余天

陌生

发来短信:妈,我很安全

事发后十余天,小兰母亲的上,收到一条陌生号发来的短信:妈,别找我了,我很安全。之后,陌生号显示关机。

民警调查后获知一条信息:小兰失踪前,曾和一个名为“海鸥飞翔”的男友通过联系频繁,案发后,“海鸥飞翔”的已显示关机,且再无通话记录。经查,办理这张卡的人员信息是假身份证办理的,无法查询。而小兰母亲收到的短信,正是“海鸥飞翔”的号发来的。民警推测,这是一起拐骗甚至是拐卖案。

去年12月

警方追查

调集四五千人资料,未发现嫌疑人

经查询得知,“海鸥飞翔”的号,曾与另一个号码有密切联系,民警于去年12月找到这一号的持有者,这是当地一砖厂老板龙某。龙某称,“海鸥飞翔”是一个窑工,曾在他的砖厂干过活,名字叫做“高文博”。据了解,“高文博”年龄30多岁,此人在案发前两天,离开甘泉赶往临潼。事发后,“高文博”曾给龙某打过,称自己在西安临潼找到了一个“婆姨”。

民警赶到安塞县砖窑湾镇嫌疑人老家,当地派出所无法查到“高文博”此人的资料。民警调集了砖窑湾镇16岁至45岁年龄段的所有人员,由龙某等人辨认,共四五千人,并未发现“高文博”。

月25日

求救短信

“爸,我在旦八的一个砖场……”

“爸,我是××。我在旦八的一个砖场,这老板是……千万不要回或信息,要不然我就惨了。”3月25日下午6时,小兰父亲伍柳的上,收到这样一条短信。民警从延安警方处证实,给伍柳上发短信的机主在志丹。

民警连夜驱车找到志丹县旦八镇。民警着便衣以买砖为由,在七家砖厂转了一遍,并未发现小兰。随后,民警将旦八镇辖区的七家砖厂的老板叫到一起,让辨认小兰,其中一人认出:小兰和一个男子就在他的砖厂。

27日中午12时,民警带着小兰的父亲冲进砖厂的宿舍,小兰一下子扑在父亲的怀里。正在上工的嫌疑人“海鸥飞翔”也被民警摁倒。

据查,“海鸥飞翔”原名叫高××,31岁,安塞县砖窑湾镇人,其在公安信息上并无照片,因此,在对“高文博”辨认时,未找到嫌疑人。而伍柳上的求救短信,是小兰趁高××不在时,用其工友的发的。

关注

她这四个月是怎么煎熬的

昨日上午,见到了小兰:一身粉红色运动装、运动鞋,一看就是个稚气未退的少女。

小兰说,事发前两个月,她拿着姐姐给她的申请了功能,通过,她结识了名为“海鸥飞翔”的男友,对方声称20岁出头,在延安跟随父母做生意,还给小兰发了张帅气的男孩照片。两人聊两个月后约定在西安见面。

去年11月20日,小兰拿着30余元赶到西安火车站,一见到真正的“海鸥飞翔”,小兰见对方不是上那个人,便要回家。比小兰大16岁的高××拦了辆出租车,赶到西潼高速口,强行带着小兰上了一辆去往洛川的大巴车。当晚到了洛川,高××在一家招待所里开了房,强行和小兰发生了性关系。

第二天,高××带着小兰跟他到延安找亲戚借钱。当天上了一辆去内蒙古的大巴车,小兰在车上大喊:他是人贩子,救我呀。车上的乘客并没有什么反应,而高××也迅速将小兰拉下车。

高××拉着小兰开始步行,专挑偏僻的山路走,从洛川走到富县,再从富县走到甘泉。四五天时间,他们都住在沿途废弃的窑洞里。

到了安塞县砖窑湾镇,高××带着小兰住在一个窑洞里。案发后十余天,高××逼迫小兰给母亲发了一条短信,后将自己的卡和小兰的卡全部烧掉。

春节前后,小兰就缩在没有电灯的窑洞,每天吃白菜,晚上遭受高××凌辱。

本月初,高××带着小兰开始四处打工,3月25日,小兰在砖厂宿舍的木板床上发现一部,是高××的工友的,小兰抓起跑到厕所,给父亲编发了一条短信,担心父亲听不见,她还拨通,听到嘟声后赶紧挂掉。后她删掉短信和通话记录,回到宿舍忐忑地等待着。

受害女孩父亲:

“女儿在外面受了委屈了”

昨日下午,小兰眼角挂着泪痕,声音颤抖着说:“我不愿意去学校了。”

坐在一旁的父亲伍柳不住摩挲着脸说:“女儿在外面受了委屈了,我先让孩子在家休息,并给她开个服装店……只要我娃过得好,念不念书都是次要的,我付出再多也愿意。”

嫌疑人:

就是想将她骗到陕北当婆姨

昨日下午,在临潼区看守所里,见到了31岁的高××。高××承认,来西安见女友小兰,就是想将她骗至陕北当婆姨。而烧掉小兰和自己的卡,是因为“我已经成家了,没必要再和别人联系了”。

办案民警介绍,此案中,高××的行为涉嫌三项罪名:拐骗、非法拘禁和强奸。

民警提醒

女孩会友这些得注意

昨日下午,临潼分局刑警大队民警通过本报提醒未成年人,尤其是女孩,在未确定对方真实身份前,最好的办法是不见友。

即使要见友,在不能确定对方真实身份的情况下,最好不要离开自己熟悉的环境。还有一种可能,外地男友来赴约,也不要初次见面就约在酒吧或者偏僻的景点,也不要约在夜间。最后,女孩最好在朋友的陪同下会见友,再退一步,出门见友的时间、地点,至少保证要有一个要好的朋友知道,知道自己会见的友信息。